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业内看点 >

央视曝光幸福9号这类针对老年人的骗局n

时间:2018-01-30 14:09  作者:莱芜快资讯网  来源:莱芜网  浏览:
最近,上海有7户家庭联名向消保委递交了一份投诉书,称一家名为'幸福9号'的公司涉嫌以虚假宣传的方式,欺骗老年人购买保健品。那么'幸福9号'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,有什么'魔力'让老年人对它趋之若鹜呢?   在“幸福9号”开门前1小时,就有老人等在门口。   记者在这家幸福9号门店蹲守了整整一天,一个下午,就有不下60个老年人进出这家门店。不少老年人是冲着这里免费的礼品和娱乐活动而来。   市民:昨天是鸡蛋,前天是大米,今天是洗脸盆。   店长:我们老人在这里只要玩得开心,我的工作就是要照顾好他们。   保健品店暂时成了老年人之家,店长俨然成了一家之长,老人在这里娱乐交流,其乐融融。不过,这一切的背后,都是保健品的买卖。   幸福9号工作人员:“我们董事长进世博园,三进三出,就是发现了对癌特别好的一个东西,叫什么,叫硒。”   在上海闵行,市民马先生的母亲每天都会准时去保健品店听课。马先生带着我们跟了过去。看到摄像机,一群老人马上围了过来。   面对记者的镜头,老人群情激奋:“你们干什么,你们拍什么,我们不让拍。”   不仅如此,幸福9号工作人员竟然组织老人们大唱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 老人大量购买保健品 劝告根本无效   据了解,不少老人都把保健品商店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。而保健品店里的店长、员工,在意的根本不是老人的晚年生活,而是他们口袋里的钱。老人的子女们却对此束手无策!   趁着87岁的老母亲不在,投诉人姜女士带着记者来到了老人的住所。客厅里堆满了各种母亲今年购买的保健品,数量惊人,购买金额高达十几万。   和姜女士一样,顾先生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。“幸福9号”推销的保健品六大盒一万多元钱,顾先生的母亲一买就是两年的量。他甚至怀疑自己的母亲因为食用过量保健品,身体真的出了问题。顾母曾经在楼梯上突然一下子失去知觉,头一晕人就摔下去了。 店员多为90后 推销全靠套路   记者应聘加入了一家门店,而在这家门店中,共12名员工,最小的才18岁。员工说,老人退休金不少,每月拿低保的也有一两千,多的有四五千。老年人,在他们眼里,就是一座座帮他们致富的金矿。   这些店员一个月只休息三天,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扑在老人身上。他们发传单、做所谓的讲座、活动。然而,所有的这一切,都是套路 。   记者卧底过程中看到了他们的培训笔记,比如说,有一整套劝说老人购买保健品的思路,加强对她的单聊,茶话会上去讲病,让他了解自己的病情,下危机重视自己的病情。   为了博取老年人的信任,不少店员还给自己加上了学医的背景。套路加各种包装,还不足以让他们'走向成功',动员老年人介绍新客户,发展下线,才是他们的经营秘诀。   '幸福9号'店员:“我去过高手的店里,为什么人家卖得好呢,老顾客关系处得铁啊,都不像是顾客了,都像是你手下的兵似的。”   其实,这些保健品推销者的宣传和服务,主要是抓住了老年人对健康的关注和对安全感的需要。如今许多老年人因子女工作繁忙,无人陪护,去医院看病难,本着“用保健品日花销比生大病住院做手术节省”的心理,老年人愿意购买保健品。   而这些其实都是老年人对安全感需求的表现,是需要深度陪伴才能给予老人的。年轻人不在身边,老人们聚在一起时,聊得最多的自我的健康问题,服用保健品也有从众心理。因此,子女在忙于事业的同时,也不要忽视家里的老人,多给老人一些陪伴。(央视第一时间报道) 记者卧底“幸福9号”   幸福9号,根据官方的宣传,这是一家致力于打造全球孝养老人最多的养老机构。但是,根据记者的调查,利用“会销”模式向老年人兜售保健品,是他们相当大的一项业务。   所谓的“会销”,简单来说,就是通过礼品、健康讲座吸引老人,然后向老人兜售各式各样的保健品。保健品的价格不菲,一单产品就要一万多元。很多老人痴迷其中。几万,十几万地花费,有些老人心甘情愿,但他们的子女却觉得这是一个骗局。因此,看看新闻最近收到了近两百条关于保健品的投诉。   “你先休息一下,他们中午就回来了。”   一名负责做饭的老太操着浓重的湖北口音给我介绍。紧接着,我收到了一份礼物。一个企业宣传册,还有两个碗。对,是吃饭的两个碗,还有一双筷子。   “送碗就是送你饭碗,给你前途,宣传册里的东西你都要背会。这是企业文化。”   抬头望去,房间里挂满了标语。这应该也是他们企业文化的一部分。   “怂人没未来,热血真英雄!”   “抵制一切负能量,远离扼杀你梦想的人!”   “没有事业的男人,猪狗不如!”   一百三十平米的宿舍,连我在内总共住了十二个人。其中两个女孩儿一个房间。剩下两个房间,每间房4个男生。我被分到了一个上铺,这个铺位刚刚空出来。做饭的老太太告诉我,这个男生刚离开。她劝我好好干。   “会卖的话,一个月赚好几万呢,那个叫陈贝贝的今年卖了一百七十几万。”   “一个月都卖十好几万,一个月工资一万八。”   我吃惊于这样的工资。但我相信这可能只是一个个案。   中午12点,所有的人回来了。   男生、女生叽叽喳喳地哼着歌,聊着天。就像大学宿舍一样。毕竟在这个团队里,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是八零后。其他清一色的是九零后,脸上还留有青春痘。   陈小朋年纪最小,只有18岁。去年的时候他可能还只是个孩子,但现在穿着白衬衣,黑西裤,皮鞋擦得锃亮,正在努力装扮得成熟一些,都市一些。   他们无一不热情地和我打招呼,脸上洋溢着年轻人的兴奋和冲动。他们主动叫我吃饭,主动帮我夹菜。每个人都无比真诚。   “我们都是兄弟姐妹,是一家人。”   一张张年轻的脸庞透露着友好,就像刚入学时我的大学同学。所以此刻,我很难将他们和卖保健品给老人的推销员联系起来。在那些老人的子女口中,这些卖保健品的青年像是魔鬼一样纠缠着他们的父母,反复兜售那些昂贵的硒片、鱼肝油、纳豆。   “我们给你开个欢迎会。大家一起唱首歌。”   “这些年,一个人,风也过,雨也走。有过泪,有过错,还记得坚持什么。”   十几个人一起合唱这首《朋友》,一起拍着手,望着我。有那么一个瞬间,我心里竟有些感动。   “我叫陈小朋,来自湖北。”   “我叫孙力,来自河南。”   “我叫刘宇,来自辽宁。”   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,来到上海的时间都不长,最长的两年,最短的一个月。他们学历最高的是大专,陈小朋只有初中毕业。所以在上海,他们能找到这个传说中一个月能赚一万块钱的工作,实属不易。   “真的,在这里好好干,你真的可以!”   22岁的孙力拍着我,叫我大哥,同为河南老乡,似乎感情更为亲近一些。   “大哥,现在你加入我们真的是好时候,挣钱很简单。”   “你现在一个月多少钱?”我小声问他。   “肯定比在河南打工赚得多,今天晚上你去看看我们的大会。你就知道了。真的。”   孙力连说了无数个“真的”。   晚上的大会在虹口。我和孙力,陈小朋从松江坐九号线几乎穿越了整个上海。他们几个全部是白衬衣,黑西裤,但每个人手里多了一个很商务的包。这种包看着非常高档,黑色的,扁平的,夹在腋下。走在路上,看着和房屋中介的打扮差不多。孙力说,这很时尚。说着,另外一个人从包里掏出了两个硕大无比的月饼,要分给我们吃。   列车在上海的地下疾行,一站站呼啸而过。他们坐成一排,啃着月饼,玩儿着手机。孙力说,他还没看过东方明珠。   幸福9号公司一个月要开一次这样的会,所有门店的员工都要参加。在上海他们有近两百家门店,主要分布在菜场周围。原因很简单,这里是老人的主要活动区域。那里也是他们竞争的战场,因为根据看看新闻Knews记者观察走访,在上海,平均一个菜场附近起码有三四家不同的保健品门店。这个送鸡蛋,那个送大米。这个量血压,那个做足疗。总归,万变不离其宗,卖保健品。总归,都很贵。   “这是吴晓波专门给我们的专供酒,很珍贵。今天,月销售破十万的员工都可以领到。”   大会在一个老旧的三星级酒店举行。公司的领导在台上扯着嗓子叫喊。这种酒不见得珍贵,但是会场有近五百人,今晚,这瓶酒在他们看来就是强者的标示牌。   “请那些破十万的优秀员工上来领奖!”   底下的掌声富有节奏地鼓动,音响被开到最大,一屋子的热气都在震动。所有人站在了椅子上,抻着脖子向台上张望。   “真牛啊,那是什么酒啊!”   孙力从椅子上跳下来,兴奋地和同伴分享。不过,这并不是今晚的高潮。   “我们的总裁今晚也来到了现场!”   台下的员工顷刻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。音响放出了《小苹果》特有的节奏感。所有的员工摇摆起来。   孙力夸张地鼓掌,又站在了椅子上。总裁是他的偶像。在官方的宣传中,这位1986年出生的总裁,来自山东农村。他初中毕业,做过发廊小弟。最后,通过不懈地努力,拥有了公司、地位、金钱和尊重。而孙力十八岁就从河南驻马店的农村出来打工。总裁的过去和现在激励着孙力。   “有很多人说我们是骗子公司,说我们骗老人钱。但我们的使命是什么?是让天下老人健康幸福。”   “没有梦想,能成功吗?”   “我也曾和你们一样,没钱,没地位,没资源,我们除了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,没路可走!”   总裁像布道者一样,演讲了近一个小时。我注意到,有些人的眼眶有些湿润。这种朴素的励志故事,让这些大部分来自农村的青年有着强烈的代入感。   大会结束,我们走在上海的街头。孙力借着机会,偷偷抽了根烟(公司不允许抽烟),吐了口烟圈,他信心满满。   “我们总裁太牛了,你听了演讲有什么感觉吗?以后,你就知道他多厉害了。”   “但我们真的能成功吗?”我反问道。   “这行做得好,一年卖一百万都不是事儿!”   “上海的老人多有钱啊!”   “怎么卖啊?以后你慢慢就学会了。”   深夜十点,一群白衬衣,黑裤子在狂奔。他们要赶上最后一班地铁。地铁晃眼的灯,浑浊的风,包裹着我们。我不停在想,抛去“骗子”的名声不讲,这群刚到上海的青年如何看待这份工作?如何看待那些老人?他们又怎样设想自己的人生?后来,我才知道,在这座城市,有太多的故事我们不清楚,不熟悉。现实远比小说要精彩残酷。   地铁在上海的地下疾行,一站站呼啸而过。

本地服务

社区活动

上一篇:恩施市庄氏中医骨科医院涉嫌骗人曝光骗局
下一篇:[转载]大家一起来曝光义乌微创外科医院,太坑人了很多人被骗(转载)
Copyright © 2002-2018 版权所有莱芜快资讯网-莱芜资讯网
莱芜快资讯网